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古典书籍 > 正文阅读

愿天下人永无疾病??外科医生李志强的自述-广西新闻

发表日期:2021-11-18 00:49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 

当年四医院的设备条件差,没有ICU病房,一个17岁男性患者做了肺叶切除术后感染,呼吸功能障碍,我和麻醉科覃绍坚主任轮流守护了23天,直到患者脱离危险治愈出院,家属万分感激。

??外科医生李志强的自述

2 1999年8月,就因为当时一句邀约:“来吧,把四医院的外科搞起来!”我二话没说就来了。

到传染病医院工作后,第一个感觉就是病人“太难”,他们当中很多人耻于就医、没钱看病,很让人揪心。比如说结核病是慢性病,患者丧失或者短暂丧失劳动力,治疗周期长,花费多,常常“因病致贫”。在我心里,他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,是父母、兄弟姐妹或是子女,每天查房的时候,特别强烈地希望他们都能过上正常的生活。我自然就会想办法,尽自己最大能力,为他们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,并把医疗费花在关键点上。我最爱看到患者的笑,最爱听一句“医生,谢谢你。”

 3 难免遇上职业暴露,但是来了的,一个都没有走。大家潜意识里都有一种“舍我其谁”的心照不宣。

坐在李志强面前,听他娓娓道来他的外科生涯,能非常强烈地感受到“医者仁心”和“侠骨柔情”。他是同事们的好大哥好老师好战友,也是患者心里的好医生好朋友。

愿天下人永无疾病

我没有遇到过特别严重的职业暴露,只有两次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职业暴露。科室医师有7位做HIV/AID患者手术时发生过职业暴露,经过现场处理和服抗病毒药后按规定复查正常。职业暴露之后服药阻断,服药时间是4周,长期复查,直到最终结果为阴性,不仅身体反应很强烈,心理上也很煎熬。尽管如此,来了的,一个都没有走,大家潜意识里都有一种“舍我其谁”的心照不宣。

外界对传染病是谈虎色变的,因此对传染病医院的医生也很敬佩。其实传染病没有那么可怕,我们也没有那么崇高。对我们而言,为传染病人做手术不是入龙潭虎穴。治病救人,是医生的天职。病人没有高低贵贱,医生也没有分别心。我在部队接受的教育就是向白求恩学习,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到地方上也是如此,没有改变。

一位姓庞的北海患者,结核病右肺毁损,去了两个省,多家大医院都说没有办法了,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我院,成功切除了病灶。几年以后,庞先生又不幸患上甲状腺癌,再次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到我,我为他实施了肿瘤切除手术。后来他爱人被查出甲状腺良性肿瘤,一家人没有再犹豫,第一时间就找到了我。作为一名医生,最感动的是病人的信赖,将健康和生命托付给我。

但是传染病医院的特殊性也不能回避。所以我平时工作特别强调责任心,特别重视安全隐患的防范。我们建立制度,完善流程,手术不求快,而是求稳、求准。

1 传染病人太难,他们当中很多人耻于就医、没钱看病,很让人揪心。

李志强至今还有扑面而来的军人气质。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毕业后,他做了16年军医,转业之后做了21年传染病医院的外科医生。

如今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有了综合外科、传染病外科,还有了独立的妇产科,全院直接从事传染病外科工作的医护人员近百名。他说:“21年,我带的队伍没有一个逃兵。”

21年,四医院外科队伍没有一个逃兵,还有一个被评为“白求恩式的好医生”。大家的心很齐,拧成一股绳,就是想把医院的外科发展好。我常常说科里的医生既是同事又是孩子,西安:大雁塔下公演用音乐展现生活之美-广西新闻网,我希望孩子们都能超越自己,造福社会,同时也能给自己带来幸福和快乐。我们的外科团队现在有5个硕士、1个博士,新生力量将加速和强化微创外科发展,争取全面达到区内水平。进一步强化HIV/AIDS并发外科疾病的治疗规范研究,把核心技术不断提高。

广西新闻网-广西日报记者 吕 欣 实习生 邵彩云

医院领导给了外科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,特别是医院老院长、党委书记吴锋耀,亲自出谋划策,直接参与了外科的建设发展。

目前外科(综合外科和感染外科)的床位数编制是100张,可以展开130张。在结核病、HIV/AIDS(艾滋病病毒携带者/艾滋病)外科治疗方向达到区内先进水平。这几年颅脑外科手术、泌尿外科手术取得了比较大的进步,尤其是泌尿外科微创手术方向亦达到了区内水平。HIV/AIDS并发外科疾病的治疗规范研究取得了成果。

我们医界常说早检查、早预防、早治疗。对传染病的预防与治疗更是如此。在临床上,《婚前21天》刘泳希李嘉铭欲愚人节领证遭父母反对-广,我们常常向病人宣教,也包括这些内容。当年曾经有人问我做医生最大的愿望是什么,我的回答就是:愿天下的人永无疾病。

我曾经是一名军人,上过边防一线,炮火就在头顶轰鸣,没有怕过,因为那是军人的职责。

外科从建立到不断发展,至今得到广大同行的认可,确实是经历了比较艰辛的过程。那个时候,人们对传染病医院的外科并不了解,我们就把自己科室的特点:肝癌冷冻治疗、结核病外科治疗等技术拿到周边的市县,包括卫生院去交流、宣传。那时候出差用的车很破,连空调都没有,收入低人也穷,经常一天连续奔走几个宣传点,可大家都没有怨言。

庚子大疫,平时默默无闻的传染病医院的医生们展示出了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”的大担当。其实,他们每一日的工作,都在重复着这种被公众视为险象环生而他们处之泰然的“经历”。在第三届中国医师节到来之际,记者走进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(国家三级甲等传染病专科医院),从他们的故事里感受医者的胸襟和患者健康被护佑的幸福,以此致敬医者仁心。

我把传染病外科当作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,难保哪天就“中枪”了。即便如此,我也没有怕过,那是传染病医院医生的职责。

四医院的外科是1997年建立的,和妇产科同一病区,那时外科已经独立出来。本来转业时有多个条件好的单位可以选择,四医院找到我,希望我能到四医院帮助发展外科,我没考虑太多,就答应了。